《白鹿原》:冷靜地描述現實世界
文章作者: 來源:本站原創 發布時間:2017-06-21 14:06:39 瀏覽次數:

2017年06月05日 15:57 | 作者:歐陽 | 來源:工人日報

分享到: 

正在熱播的電視劇《白鹿原》,叫好的人多,可據統計稱收視率卻在走低——這近乎“老調重彈”:“好”的影視作品往往敵不過媚俗的市井之作。倘若確然如此,我以為未必不是好事。

較之原著,電視劇確有意蘊不足的色彩,但我要說,不應苛求。考慮到電視受眾飽受神劇或宮廷、玄幻鬧劇洗刷,劇集故事“市場化”地向更廣眾的群體傾斜是可以理解的。

 

觀眾在一覽黃土高原的廣袤、感受秦腔的粗獷和豪邁之余,我們不妨先一起來判讀作品。

50余萬字的小說,到剪輯成不大成型的電影,再到當下正在出鏡的電視劇,《白鹿原》都歷經波折。就原著而言,譽者不吝贊譽之詞,或比肩《紅樓夢》仍覺意猶未盡,而貶損的另一端則視其為雜碎堆砌。

名著如斯,改編就是苦差事——無論是在電影還是在電視劇領域。面對宏大的建筑,電影僅僅取景某個窗口,以殘片斬獲失望自是無話可說。好在時序延展和空間構造更豐富的電視劇優勢明顯,以原著立場,雖“忠實”有所欠缺,但仍不失為傳神佳作。

首先,想法和現實的二元對立或者說理想與現實的沖突本來是荒誕的世事再現,雖然戲劇弱化了這種矛盾,但它更“故事”化,改編更適合當下的情節演繹預期,看起來不失連貫性,銜接順暢有序,這不能不說是好的選擇,至少對受眾群體來說是如此,畢竟,我們不能想象每個觀眾都是深刻的思想家。

其次,以作者冷漠得近于殘酷的視野,大眾化的連續劇不適于等同的灰暗。加之當下的環境和導演的取舍,以及權威自認為觀者們辨識能力有限的錯誤判斷等,都必然會給最終作品的建構帶來影響,故而原著黨們必須放棄抱怨:無論改編是否符合自己或原著的取向。

由之,我以為改編是很成功的。

當然,我說的不是表演,劇中除了何冰,其他的表演者顯然沒有全面把握劇情中人,威嚴霸氣的角色少了原野的粗陋,而卑微人物難以展示時代和環境下的狡猾和猥褻,時代變遷嘛,城里人嘛,寬宥是必須的。西安的戰火鏡頭顯然是累贅,明擺著是舞臺狹隘的想象,還不如舍棄,而鹿子霖被單向地放大了,大時代轉折點的代表人物白嘉軒也優化得有些單薄……

盡管如此,就已經播出的劇情而言,仍然是“瑕”不掩瑜。那些歷史的生活是不是荒誕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它在講述仍舊可以辨識的歷史事件,歷史事件中的人物仍然得到了鮮活的呈現,這尤為可貴,特別是處在現今的語境中。

都是八百里秦川的“土老帽”,我喜歡將《白鹿原》拿來和《平凡的世界》比對,一個冷靜地描述著現實世界,另一個虛幻地構筑著烏托邦景象,您會喜歡哪一個呢?

后續的影像故事正在逐步顯現出來,就電視劇《白鹿原》已經表達出來的內容而言,固然可以用好壞來評說,但更應該用真實與否來做價值判斷,收視率高低的評價是蒼白的,關于“白鹿原”,闡釋的實質上是一個能否直面的故事。

劇中有一句對白嘉軒的評價:他不會做損公肥私的事,但你永遠搞不清他到底在想什么。這大概才是真實的人吧,我們能夠看到一個側影,但永遠看不透無邊無際的心智世界。個體如此,“白鹿原”上也是如此。

上一篇: 沒有了!

下一篇: 歷史虛無主義是怎樣虛無革命榜樣的?

分享到:

湖南有色郴州氟化學有限公司 地址:湖南省郴州市蘇仙區橋口鎮 電話:+86-735-2641910(綜合部) +86-735-2641915(市場部)企業郵箱登錄

湘ICP備09014424號

福彩p62开奖结果